1000,000篇深度好文

幼有所育:让阳光普照每一个孩子

小康

近期接连发生的几起伤害儿童身心的极端事件引起了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幼儿是实现儿童权利的一个关键时期。幼儿园,本不该是一片“灰色地带”,这里亟待更加健全完善的法律法规、高素质的幼师队伍以及规范科学的管理机制。“幼有所育”,也是希冀在破解“入园难”的同时,更要让孩子“入好园”,让每个孩子的童年充满爱和阳光,健康成长。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其中,排在这7项民生要求首位的“幼有所育”,是十九大报告中的新提法,“幼有所育”,意味着要让全国超过1亿的0-6岁儿童得到更好的养育与教育,为他们将来过有责任感的生活建立一个良好的开端。

“小奶娃” 谁来带

2017年11月初,一段“携程亲子园教师虐童”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视频显示,涉事的教师大力推倒孩子,致使孩子撞在教室的椅子上,除此之外,还强行将疑似芥末的不明物体塞入孩子口中,孩子们嚎啕大哭。之后更被陆续曝出该园教师曾用消毒水喷孩子、将孩子绑在椅子上等一系列虐童细节。

11月9日,长宁警方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的三名工作人员依法予以刑事拘留;11月13日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实际负责人郑某依法予以刑事拘留。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于15日公布了对“携程亲子园事件”的调查情况,认定这是一起严重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

就在上海“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后不久,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某分园也被曝虐童,情节更为严重。虐童事件又一次掀起轩然大波,家住深圳的张亦宁女士,对这个话题格外敏感,她的儿子阳阳出生于2014年9月底,由于幼儿园规定必须年满3周岁才能入园,所以今年9月的“入园季”到来时,她只能选择私立的托管班。在“考察”了所住片区内的亲子园、小小班、儿童之家等不下十家托幼机构之后,夫妻二人最终将阳阳送入附近的一所华德福儿童之家。这间园所招收低龄幼儿,每月费用在3000元左右。“我们也想送孩子去公办正规的幼儿园,但是根本不收小小班孩子。哪像我们小时候,父母单位基本都有托儿所。”张亦宁说道。

一方面是公办的专业幼托班少之又少,2012年印发的《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出要建设规范化幼儿园,对班额、生均占地面积、入园年龄等都做了明确规定,因此不少公办幼儿园陆续取消了幼托班。另一方面是社会机构办起的婴幼儿托管属于缺乏监管的“灰色地带”。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教育部门审批发放的办学许可证,只针对教授知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0-3岁的托管机构不在此范畴。也就是说,这些幼托机构只能进行工商注册。而工商部门只能对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对教学内容、师资和环境等问题却无法监管。

“每个家长都怕遇到这种事,因为这个虐童的新闻,我和阳阳爸爸还担心纠结了好几天,到底要不要送他去上幼儿园。可是不去又没办法,家里谁能带他呢?”张亦宁说,“阳阳小的时候外婆和奶奶都曾轮流帮忙带过,但老人毕竟年纪大了,体力和精力都有限。而现在的家政保姆行业又鱼龙混杂,不敢将孩子的事放心托付给外人。”

能够放弃工作、全职照顾孩子的妈妈仍是少数。在孩子上幼儿园之前,大多数家庭都是请父母帮忙或者雇佣家政保姆,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婴幼儿的看护问题愈加突出。而与之相对的,是我国托育服务严重短缺。调查数据显示,0-3岁婴幼儿在中国各类幼托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然而,对0-3岁婴幼儿进行专业照料和教育是非常重要的。“3岁以下是儿童大脑发育的黄金期,是儿童生理和心理发展的关键期,这一阶段的宝宝们更需要科学的早期教育和养护方式,我们实践的教育理念,就是要以爱和自由去滋养孩子们,为他们人生最初的发育发展奠定重要基础。”阳阳所在的华德福儿童之家行政教师辛辛在接受采访时强调。

当前的现状是,0-3岁这个年龄段婴幼儿的养育基本是由家庭承担的,而如何在低龄幼儿养育这片较为空白的地带,推进“幼有所育”?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秀兰提出了自己的解读:“为减轻0-3岁婴幼儿家长的负担,与国家全面两孩政策有效对接,‘幼有所育’应包含0-3岁婴幼儿的教育。可以依托幼儿园设置全天制、半天制、小时制等灵活多样的婴幼儿入托方式,在社区建立高质量的社区早期教育中心,聘请专家对家长进行专业早教指导。”

监控之外 何以解忧

在十九大记者招待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把解决“幼有所育”问题,实现好入园、入好园,比作教育领域的一块“硬骨头”。

据悉,2016年,全国公办幼儿园的数量有86000多所,民办幼儿园有15万多所。在园幼儿4413.9万人,分别比2012年增长了32.6%和19.8%。全国学前三年的幼儿毛入园率达到77.4%,比2012年提高了12.9个百分点。预计到2020年,入园率将达到85%,超过中高收入国家的水平。

在努力破解“入园难”“入园贵”的难题时,“好入园、入好园”已经成为家庭和社会的新期待。“幼有所育”,也正是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完善民生蓝图的体现。

在监控之外,该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王雪梅研究员从法律视角谈到了儿童保护问题:“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中明确规定,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的立法、行政、社会和教育措施,保护儿童在受父母、法定监护人或其他任何负责照管儿童的人的照料时,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残、伤害或凌辱、忽视或照料不周、虐待或剥削、包括性侵犯。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反家庭暴力法》中,也都有关于禁止针对儿童的任何形式的暴力的法律法规。”除此之外,王雪梅还特别强调了一直以来容易忽视的问题:“各种形式的暴力和侵害将对幼儿大脑的成熟过程会产生消极影响,因此,有必要采取一切措施预防风险,并向受到侵害的儿童提供帮助。对受到伤害的孩子和家庭,包括目睹这些暴力伤害的孩子,不仅仅要有医学手段治疗身体伤害,还要有后续的处理措施,建议专业认识介入,协助家长对受到伤害的孩子以及目睹暴力侵害的孩子进行情感和心理的安抚和疏导。而面对频发的虐童、伤害儿童事件,除了社会谴责以及对相关人员和机构根据法律追究责任之外,,家长们还可以从家庭角度做好防护,比如在慎重选择托幼机构的前提下,教会孩子自我保护,常和孩子沟通,并善于从孩子的言语和行为中发现蛛丝马迹等。”

一个360度无死角的监控摄像头并不能解决家长们的后顾之忧,当前学前教育中师资的数量和质量,才是制约学前教育发展的最大短板。

根据深圳市教育局公布的数据,近5年,全市在园儿童数量由31.7万人增长到43.6万人,年均增长比例约7.5%;全市幼儿园数年均增长率为7.4%。但是,大部分幼儿园学位依然不足。1500多所幼儿园中,有350多所尚未达到基本的办学条件。幼儿园质量参差不齐,民办幼儿园师资力量不足,一些幼儿园教师年流动率甚至超过50%。

“当前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早在2017年“两会”期间,陈宝生部长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列举过以下一组数据:“现在在园的孩子应该是4500万左右,专任教师只有240万左右,这是严重短缺的,所以我们需要加大培训的力度。”他同时表示,可以根据需要搞一些购买服务,把幼儿园的教师问题、保育员问题根据保健员问题解决好。

今年4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基本实现幼儿园教师全员持证上岗”。将持证上岗、富有爱心、值得信赖,作为幼儿教师入门、执教、监督的标准。在可期的未来,会令更多的家庭公平享有教育资源,解决入园之困,让托幼无后顾之忧。

文/杨柳

财经家庭
分享
收藏此文
建议您使用浏览器自带的分享功能。
知道了
评论
文章来源:

小康

查看更多 立即关注
令人开心的文章 令人怀念的文章 令人沉思的文章 令人感动的文章
一年一度植树节 教你如何在上海拥有一棵自己的树
发现
下载APP,好文章看个够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