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00篇深度好文

帝王的排场和虚荣

杂文选刊

《二十四史》中,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称帝称王,都要讲排场。就是泥腿子翻身,黄袍加身,称孤道寡也一样。

最能讲排场的皇帝,要数隋炀帝杨广。他父亲杨坚,虽说小舅子鹊巢鸠占,天下取自北周的孤儿寡母之手,没费太多刀兵,但却懂得勤俭持家的道理,日子过得相对抠门儿,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不容易挣下个大帝国来,谁想天下落到儿子手里,手脚大得不得了,好像这个皇帝当起来,就是为了花钱。大兴土木,广修宫室,里面塞满了各处来的美女,自己坐上羊拉的车,走到哪里,随幸哪里的美女。这种把戏,西晋武帝司马炎已经玩儿过了,隋炀帝一试也就够了,他要出去走走,让四边的蛮夷之人,见识一下中国皇帝的威仪。

就这样,隋炀帝在位那些年,每年都要出行,或者游幸,或者巡边,或者督师征讨,每次都排大阵仗的仪仗,数十里长。队伍里不仅有卤簿、舞乐,而且还有别的皇帝没有的和尚、尼姑、道士和女冠(女道士),以“四道场”自随,大概是边走边让这些出家人为自己念经祈福。这一套流毒甚广。

破落贵族项羽发了,好好的阿房宫不住,立刻要回家,说是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漂亮衣服白穿了,显摆富贵,显摆给家乡人看。无怪乎当时就有人讥笑这个西楚霸王,说是楚人没出息,沐猴而冠。人家隋炀帝杨广就不这样想,他的排场主要给外国人看。只要巡边,就一定设法招引边外的胡人来瞻仰汉皇天威。第一个节目,就是参观皇帝的仪仗,第二个节目,奏九部之乐,演鱼龙之戏,把自家的宫廷乐队和舞蹈队,统统派上用场。最后一个节目,最惬意,就是皇帝散钱,来者有份,玉帛金珠,毫不吝惜。为了配合皇帝的排场,在哪儿“演出”,哪儿就得打扫得干干净净,装饰得金碧辉煌,仕女穿上最好看的衣服出来,连车马都得漆得耀眼锃亮,马头上要扎上花,尾巴要编上辫子。总之,来的外国人只有一个感觉:中国皇帝的排场大,中国有钱。

讲排场的皇帝,在都城接待外宾的时候,更是要有排场。知道的人,能来看看的都会来,陆路海路,相望于道。每年正月十五,朝廷都要招待各国使节和番客。因此,皇帝下令,每年自正月十五起,一个月内,都城洛阳,街道两旁的树上,都要悬挂彩绸结成花球,处处张灯,昼夜不息;皇城前面的端门街,天天上演百戏,钱花得就像流水一样。

当然,讲排场里面,也有不用皇帝从国库掏银子的好事。为了向外人证明中国的富庶、国人的好客,隋炀帝还下令,凡是城中的店铺,一律要装饰得漂漂亮亮不说,凡是来吃饭喝酒的番客,任其酒足饭饱,不许要钱。过后皇帝给补偿吗?不给。负担不起了,想要关张,对不起,不行。借钱也要撑住,否则,有损国家形象,吃不了,兜着走。只要能换得外人的惊叹、夸赞,再大的代价也值。

来到中国,吃饱喝足,还能带走大把礼物的外国使节和番客,虽说都是化外之人,但讲奉承话都无师自通,一点儿都不吝啬,变着花样,成筐成筐地说给通事(翻译)传达给皇帝大人。反正说好听的,没有什么成本。他们都知道,中国皇帝下了这么大的本钱,要的就是这个。

从来跟国人虚荣心最匹配的,都是外人的表扬,当表扬变成奉承,这边的虚荣也就升了级,为了得到这种奉承,对于爱虚荣的人来说,花点儿银子,什么时候都是值得的。

【选自张鸣著《张鸣说历史:朝堂上的戏法》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版】

张鸣

文摘
分享
收藏此文
建议您使用浏览器自带的分享功能。
知道了
评论
文章来源:

杂文选刊

查看更多 立即关注
令人开心的文章 令人怀念的文章 令人沉思的文章 令人感动的文章
生机勃勃,激情盎然 属于白羊座的热辣活力之城
发现
下载APP,好文章看个够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