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00篇深度好文

“农民工不敢××”系列需壮胆药方

大学生小张在西安市雁翔路附近一家银行看到的一幕让他动容:一农民工在进入银行前,脱掉鞋子,然后跪着在ATM机前进行操作。农民工说,他的鞋太脏了,会弄脏地面,不想给保安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农民工怕弄脏地板跪地取款”,这样的标题一出现,旋即在网络上引发一片热议。据报道,此事件中的农民工,并没有被保安谴责,更多是一种“自觉行为”,所谓“下跪”恐怕更多是因为ATM机操作位置较低的便利。所以,很多议论的指向是:踩一下地面都不敢,何至于有如此卑微之心。

留意一下就会发现,“农民工不敢××”已经俨然成为一个系列,不敢坐在地铁座位上,不敢坐公交车,不敢在饭馆坐着吃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间歇性登场,引爆一片同情。在这些讨论中,一个最常见的基调是,这些农民工是善良的,朴实的,卑微的,可怜的,他们这些或被动或主动的举动,令人心生怜悯与酸楚。但什么才是“农民工不敢……”系列最终需要的药方?套用当年茅于轼先生说过的话,我们都在网络上敲动键盘,为这些心存卑微的农民工“说话”,但究竟有没有人在为他们真正“做事”,来真实地改变些什么?

胆子这回事儿,不是说有,马上就有的:它来源于日常的生活状态,日常的精神紧张程度,日常的社会地位和被关注的目光。而恰恰是在这些“日常”上,这么多年来,我们说得多,做得少。农民工的工作环境缺少规范,灰尘大噪音大只要不扰民就是“本该如此”;劳动福利,洗漱换衣的场所,缺少监督,灰头土脸示人成为正常现象;吃饭场所,缺少安排,通常端个盒饭,寒风里也蹲在马路旁;工资被拖欠,缺少话语,动辄只能到年终岁末堵路维权……这样的环境下,如何“涵养”出一颗颗有尊严劳动、有尊严生活的舒展从容之心?干净的地面都不敢上去走,又何足怪哉?

面对动辄上演的“农民工不敢××”系列,光有个体市民和网络“键盘侠”的“鼻子一酸”是远远不够的,管理机构组织的鼻子酸不酸?用工单位的领导鼻子酸不酸?有能力改变些什么的人,鼻子酸不酸?还是说早就麻木了?

【原载2016年10月28日《燕赵都市报·时评》】

普沙岭

文摘
分享
收藏此文
建议您使用浏览器自带的分享功能。
知道了
评论
令人开心的文章 令人怀念的文章 令人沉思的文章 令人感动的文章
绿荫阁Green House:水培、帅哥与猫
发现
下载APP,好文章看个够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