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00篇深度好文

表堂哥

杂文选刊

表堂哥是表哥的堂哥,前些年在我们老家收废品,每天走村串户地吆喝。后来把生意做到城里,很快发了财,又是买房又是买车。

我家境不好,到了适婚年龄,媒人一连介绍了几个姑娘都没成。父亲急了,提着礼物去求表堂哥,让我跟着他学本事。表堂哥耐不住父亲垂泪恳求,同意收下我。

城里有个高端住宅小区,住的都是些“有来头”的人。表堂哥专收那里的废旧,收购价格比别人高出一倍,很快挤走了竞争者。“上班”第一天,我开着“三马”来到小区大门口,表堂哥坐在车厢里,门卫一见他就爽快放行。表堂哥对这里太熟了,哪栋楼住着什么人,哪家养猫哪家养狗,他都了如指掌。

车子在小区里转了一圈后停在中心广场,住户们就都知道表堂哥来了,纷纷把要卖的拿过来。那些废旧物品可真有档次,有些明明还很新的。表堂哥出价高,还主动帮住户搬走生活垃圾。住户们投桃报李,把放久了快烂的水果、过期的食品礼盒都往表堂哥的车上塞。

那天,我们将一车物品拉回家,表堂哥关好院门,再和我一起卸货。看我取下一台音箱,表堂哥递来一把螺丝刀让我把它拆开。我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照做了。音箱里只有线路和配件,表堂哥没说什么,又示意我打开一个月饼盒。我一打开就傻眼了,里面卷了好几捆百元大钞。

“这是有人拿来行贿的,收的人可能没会意,当是普通礼品了。”原来表堂哥走得竟是这样一条致富路。“五万块啊!这钱能用吗?”数钱时我手都在发抖。“我们又不偷不抢,这是天上掉的馅饼。”表堂哥撇着嘴说。

表堂哥分给我一万块钱,让我对天发誓,这事烂在肚里,对谁也不说。之后我们每周去一次,常常有惊喜。半年后,父亲终于谈成一门亲事,让我尽快回家成婚。

表堂哥说要请客为我送行,刚出门我俩就被警察截住了。原来是有官员被审查,检察院怀疑部分赃款被我们私下侵吞。表堂哥要求警察放我走,说我只是他雇的民工,啥也不知道。可能因为涉案人没提到我,也可能因为我那又土又呆的样子,警察相信了表堂哥的话,放我走了。

临别时,表堂哥看看我,像是想说什么,终于又什么都没说。

【原载2016年9月29日《检察日报·百姓纪事》】

○梅冬

文摘
分享
收藏此文
建议您使用浏览器自带的分享功能。
知道了
评论
文章来源:

杂文选刊

查看更多 立即关注
令人开心的文章 令人怀念的文章 令人沉思的文章 令人感动的文章
布谷劝耕鸠唤雨 憨厚敦实的斑鸠
发现
下载APP,好文章看个够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