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00篇深度好文

鸽子,鹿和麻雀

杂文选刊

先说伦敦的鸽子,其实不仅仅是伦敦,像罗马、威尼斯,还有其它一些欧洲城市的广场上,都有一大群不甚畏人的鸽子,飞来飞去,啄食人们扔给它们的面包饼干。

这些广场上的鸽子,那种愿意与人厮伴的亲切,咕咕地叫唤着,追逐着食物,坦然而友好地在那儿吃着,跳着,飞翔着,有的落在童车上,与婴儿玩耍着,好像更多了一层人情味。这些飞翔的生灵,给都市人一种舒悦,一种轻松,或者说,一种在城市里已经不大找得到的天然乐趣。

如果说,伦敦的鸽子居然没有被人逮住,炖来吃了,对我们国人来讲,简直是不可理解的。那么,日本奈良那里,还有京都,还有一些地方,经常看到那些自由放养的鹿,东一群西一伙地在公园里、马路上、街道民宅附近,随便游逛,成为消闲一族。那种给城市所带来的静幽的情调,安详和平的气氛,那种在中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诗经》里曾经有过的,也就是《小雅》中“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境界,不就如在眼前么?

这些鹿群,根本不存在一丝恐惧之心地溜达着,游逛着,快活而又自在。汽车给它们让路,行人绝不骚扰。于是,这些信步漫游的鹿,有的还窜到店铺里,登堂入室,毫不在乎主人是不是欢迎。老板娘赶不走它们,又不好太惊动或者伤害它们。只好用力地顶住它们的角,将它们请出店堂外边去。那是很有意思的一个场面,就好像打发一个顽童和小无赖似的。

在我国,鹿与人相处得这样融洽无间,也只有在东北长白山里的鹿场能看到。倘在其它什么地方,这种最警觉,也是最胆小的动物,哪怕有一点动静,就奔跑得无影无踪了。因为对于国人来讲,浑身是宝的鹿,从角上的茸,到它的血,它的胎,它的鞭,它的皮,无一不是和大把人民币联系在一起的。一头鹿等于一大笔钱,他会放过?所以,奈良古城里那些满街乱逛的鹿,要是落在我们某些心毒手狠的人手里,肯定血流遍地,横加杀戮,又会制造出若干暴发户来。

其实,所有动物之中,除了猫、狗以及家畜家禽外,与人类最亲近的,莫过于叽叽喳喳的麻雀了,墙头屋檐,草丛树梢,啁啁啾啾,跳跳蹦蹦,几乎一年四季都陪伴着人类。南方农家,梁上偶有燕子筑窠,但到了秋凉,就举家南迁了。这些候鸟,终不如小麻雀堪称得上人类之友。

然而,我国曾经兴起一个“全民打麻雀”的运动,上了年纪的人,大概是不会忘记的。现在回想起来,全国上下,一齐围打这种对人类了无伤害的小鸟,实在是匪夷所思的。后来,据说给麻雀平了反,它吃虫子多,吃粮食少,功大于过,不算“四害”了,于是,这运动和也别的运动有差不多的结局,不了了之。

任何规矩,都只对那些循规蹈矩的人起作用,任何教育,也只是对能够接受教育者有效,而对那些由于像“打麻雀”这样的运动,耳濡目染,动不动手痒,动不动心狠,动不动恶从胆边生的人,是无法理喻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能重新唤回他们那颗已被遗忘的爱心,也许他们就不会举起枪来,对准玉渊潭里那美丽的白天鹅了。

什么时候能在我们城市里,也有这种鸽子和鹿,与人们和平相处的天然境界呢?

【原载2016年8月14日《中老年时报·副刊》】

李国文

文摘
分享
收藏此文
建议您使用浏览器自带的分享功能。
知道了
评论
文章来源:

杂文选刊

查看更多 立即关注
令人开心的文章 令人怀念的文章 令人沉思的文章 令人感动的文章
极尽高尔夫魅力,诗贝艾尔90年至臻境界一挥而就
发现
下载APP,好文章看个够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