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00篇深度好文

亲爱的孩子,我该如何爱你?

恋爱婚姻家庭·下半月

我从不喜欢孩子,却想不到24岁时便有了女儿。妈妈这个角色该怎样去扮演,成了我生活中最大的挑战。

意外怀孕

手上的验孕棒让我顿时慌了神,在马桶上呆坐了十多分钟,我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去面对眼前的事实:我怀孕了。

我一直都不太喜爱小孩子,就算结了婚也从没有生育的打算。婚前就跟丈夫讨论过,他说:“这些到时候再说吧,就顺其自然。”他的“顺其自然”意思明了:结了婚谁会不生孩子呢?但于我而言,婚姻从来不等同于生育。

晚上吃完饭,我将怀孕的事情告诉了丈夫。他瞧着验孕棒,惊喜之情难以掩饰,可随后他又抬眼瞧了瞧我,面色就有些不对了,果然开口便是:“你,不会想把孩子打掉吧?”

这没来由的一句话让我一下愣在了那儿,随后便是委屈,“什么叫打掉?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杀掉一个生命?”

他倒是松了口气,连忙安慰道:“你一直都说不喜欢小孩,我这不是怕吗。既然怀上了就生下来,家里现在各方面条件都可以,养个孩子完全没问题。”

“不喜欢是一码事,但我不可能做伤害生命的事儿。在一起这么久,你对我连这点了解都没有?”那晚,我赌气没怎么和丈夫说话,他以为我是在生气,但其实我更多的是恐慌、害怕。

对怀孕生子这件事,我不知晓丝毫,难免手足无措。首先便是这怀胎十月的过程,孕吐、浮肿,我被折磨得心力交瘁。

常听人说,怀孕、生产所承受的痛苦在见到孩子的那一刻,即会烟消云散,我并没有这种体会。女儿出生后,我看着这个小小的人儿,却觉得她其实只是个陌生人。从灵魂角度上说,她其实和我并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我曾经历的痛苦,就像肚皮上那些妊娠纹,并不会因为女儿的到来就消失了。

离婚之后

我当然是爱这个孩子的,只是不知道怎么爱。并且这种爱,也没有强烈到我可以为她牺牲一切。

我知道自己有责任好好照顾她,但当下却力不从心。生产完出院,婆婆便来家里照顾孩子,老人家很擅长这些事,我一插手反倒是添了麻烦。婆婆便叫我歇着就好,说实话,我也落个轻松。产假一满,我便回了公司上班。

可是我一直坚持母乳,一来是母乳更有益于孩子的成长;二来,其实在于我自己。平时实在没有太多时间与女儿共处,实际上有的时候,我甚至有些本能地抵触去接近她。换尿布、起夜哄睡觉都是丈夫的事儿。只有在喂她喝奶时,看着那张小脸埋在我胸前,那股子温暖柔情便不知不觉涌上来。

在女儿一岁零两个月的时候,我向丈夫提出了离婚。没有什么小三闹门、捉奸在床的狗血桥段,我只是清楚这段婚姻里已经没了感情。而且意外怀孕像枚深水炸弹,将我和丈夫间的许多深层次问题炸开了,我们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南辕北辙,根本不是一类人。

而正是这场离婚,叫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对女儿灰灰的情感依托。

丈夫提出可以平分财产,但孩子要归他。揣着他的条件,我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一闭眼就是女儿那张稚嫩的小脸。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确实低估了血缘带来的羁绊,想到以后她的成长之路,我将无法伴其左右,心痛与焦虑便重重地向心脏砸去。

所以我做了一个让亲友、丈夫都讶异的决定:净身出户,唯一的条件是女儿要跟我。

父母和朋友都觉得我这是在犯傻,可实际上,钱没了能再赚,但我知道如果放弃了女儿,那下半辈子我都得在悔恨里度过了。

独自抚养孩子比我预料中的还要糟许多。第一次她闹觉,我抬眼一看闹钟,凌晨4点,几乎眯着眼爬了起来。摇篮床里的小人,张大着嘴哭得撕心裂肺,我赶忙去抱她。可没想到我的碰触不仅没安抚她,反而让她哭得更大声了。

我手忙脚乱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真想也跟着放声大哭一场。后来才明白,灰灰之前一直都是婆婆和丈夫在照料,婴儿凭着气味和触感认人,于她来说我根本等同于陌生人,又怎么会不害怕不哭闹。这件事,让我心里既难过又愧疚。

好在慢慢地,我已能基本掌握灰灰的脾性了,而女儿也终于熟悉了她的妈妈。当她再半夜闹觉,只要几下轻哄,她便又会乖乖再次沉入睡眠中。我瞧着那熟睡的小脸,心里的暖意、满足与自豪是满溢的。

教育该有张有弛

灰灰在一天天成长,我不得不去面对一个问题:如何教育孩子。

我尝试事事都与她通过“讲道理”的方式解决,像大人般与她沟通。不过她到底还只是个小孩子,最开始时着实是困难重重。我们去逛超市,她指着柜架上的棒棒糖支支吾吾地说要买。

“灰灰,你刚刚才吃过蛋糕。记不记得妈妈说过不能吃太多甜食?”女儿立马嘟起嘴,把头摇得像个小拨浪鼓似的,“不,不……要,要糖糖!”“灰灰,”我收起了笑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怒气,“我们可以去结账了吗?”

她看出我是真不打算买,立马将嘟起的嘴一撇,开始哇哇哭了起来。我也颇钦佩孩子这股说来就来的神演技,不过心里清楚不可以放任她为之。灰灰的哭闹声让路人都纷纷侧目,她见有人在看反倒更来劲了,使劲眨巴眨巴大眼睛要干挤出几滴泪珠来。

我也不发恼,索性将购物车往边上一推,双手一捂脸,也呜呜“哭”了起来。灰灰显然没预料到这一出,在她的思维观里,大人怎么也能这样呢?她先是恼羞成怒地哭得又大声了些,我便跟着她也提高了音调,慢慢地,她停下了哭闹,我也随着她一起停下。

“现在可以去结账了吗?”她瞪着大眼睛,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类似这样的情况反复发生过多次,她毕竟只是个孩子,撒娇耍赖是本能反应,我要给她时间去磨合、适应这种相处模式。

跟一般的妈妈比起来,我的确是有些另类。比如我从来不强迫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来迎合自己的孩子。

那晚睡觉前,灰灰突然问我:“妈妈,你能不能给我讲个故事?”“可妈妈不会讲故事啊。”她好像有些难过,说:“可是幼儿园的其他小朋友每晚都听故事,别人妈妈都会说,为什么你不会呢?”

“宝贝,你记得上次幼儿园办的舞蹈演出吗?全部小朋友都参加了,可你告诉我你真的不会,也不喜欢,妈妈是不是说‘你可以选择不去’?每个人都有不擅长的事情对不对?”她听完,大眼睛咕噜噜地上下转了转,似乎想通了,便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在我脸上轻轻地吻了下,便乖乖睡觉了。

我不讲故事,是因为我确实不会说。就像我带她出去玩,但是不会陪她玩,毕竟玩不到一起嘛,那为何强求?对孩子的照顾不意味着无底线地奉献,我首先得尊重自己的生活,然后才有资格教女儿,该如何尊重别人与她自己。

幸福全是经营

灰灰有许多小伙伴,小区里哪个圈子的小孩她都认识,一到放假家里门铃不断,都是找她出去玩的。每年她生日我都很痛苦,因为多少蛋糕都不够吃!

在学校也是一样,她从上幼儿园到现在六年级,每天问她今天在学校咋样,她就一个字:棒。因为学校环境让她如鱼得水,所以学习和学校里的一切事情都不需要我操心。

我注意到她很善于与人沟通,同时也善于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感受,这样一来别人和她相处起来也感觉轻松,自然大家都愿意与她相处。做为母亲,说不骄傲那是假的。

如今我已建立了新的家庭,新爸爸是个很有阅历的人,他处理事情比我智慧得多。他会用特别逗乐的方式和孩子沟通,也会编很多游戏和孩子玩,过程中传授思辨的方法,终于弥补了我不会和她玩的弱点。

现在我父母负责溺爱,我负责生活照顾及小原则把控,我丈夫则负责大方向,以及以后的教育方针、和孩子疯玩等。大家分工明确,合作教育,互不干涉,互相弥补。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信任彼此,每个人都很轻松,孩子也觉得自由。

即便是一个并不喜爱孩子的人,也会因为血缘,而激发内心最原始的爱。这种爱很奇妙,但是对我来说,这种爱并没有大到让我去放弃自己的生活,实际上任何一种爱都不该需要一个人为之去放弃自己的生活。

一个人首先要爱自己、尊重自己,才能有那个底气与能力去给予,给子女一份充足但理智的爱。

文/André

家庭
分享
收藏此文
建议您使用浏览器自带的分享功能。
知道了
评论
文章来源:

恋爱婚姻家庭·下半月

查看更多 立即关注
令人开心的文章 令人怀念的文章 令人沉思的文章 令人感动的文章
世界第一的邮轮 玛丽王后2号
发现
下载APP,好文章看个够
回到顶部
0